3名亲人陷传销组织 男子欲劝妻子回首却被“拉黑”
    时间:2017-09-13 18:03 |  点击数:

    传销组织人员被带往派出所

      3名亲人深陷传销组织 好不轻易才将岳父“骗”出

      男子欲劝妻子回首却被“拉黑”

      本报讯(记者石伟)昨天,湖南的陈先生发现妻子将他“拉黑”了,而刚刚被解救回家的岳父执意要返回武汉,继续做“1040工程”。

      陈先生介绍,今年6月份妻妹小春在武汉参加传销组织,今年7月底把妻子小兰也拉了进去。“她们姐妹两个跟我岳父打电话,说让他到武汉一起挣大钱。9月1日,我岳父一个人带着几万块钱到武汉,也加入了传销组织。9月7日,我跟大舅哥两个追到武汉,跟岳父说岳母病重,要见他们最后一面”。

      陈先生说,昨天,岳父终于赞成回家,小春和小兰却表现不想回去。“我们买了回湖南的车票,我跟大舅哥一趟车,岳父在另一趟车。他比我们早回去两个小时,就是这两个小时出问题了。”陈先生说,岳父回家之后,发现岳母没有生病,意识到本人被“骗”,就接洽小春和小兰,让她们不要被“忽悠”。

      “岳父给她们姐妹俩透风报信,她们俩把我的微信和电话都拉黑了。”陈先生说,在武汉的三天,他和大舅哥被姐妹俩带着在5个处所听过课,在两个出租房住宿过。他把两个出租房的地址告知记者,希望记者帮忙找回小春和小兰。

      昨天,记者追随九峰派出所民警赶到这两个出租房,准备持续拯救陈先生的亲人,发现大门紧锁,无人应门。

      “我让9岁的儿子给小兰打电话,希望借儿子的气力把她劝回来,可是电话被拉黑打不了。”昨晚,说起妻子在武汉加入传销的事,陈先生这个打工十多年,被生活磨难得从身材到心坎都毛糙了的湘西汉子,眼眶红红的。 “三个人一共交了20多万元,每人69800元。岳父在家发性格,骂我们延误他赚钱,我们找出来好多媒体报道,跟他讲传销是违法的,他也不听。家里闹得鸡犬不宁,现在一家人都没了主意,不知道该怎么办”。

      亲人被解救后仍执迷不悟怎么办?

      专家支招给出五个“反传销药方”

      换位思考“反洗脑”

      当你累计一到二份你就是一名实习业务员,三到九份,你就是一名组长,十到六十四份你就是一名主任,六十五到五百九十九份你就是一名经理,六百份或六百份以上,你就是一名老总。

      “原以为把他带回来就脱离传销了,没想到他在家里像个随时会引爆的炸弹,每天闹着要回传销组织里。”上周,市民刘女士将弟弟小军从传销窝点里解救出来,却发现小军还沉迷在组织灌注的“发财梦”里,屡次闹着要逃离家庭,返回传销组织,甚至以绝食威胁。广东惠州的王先生也说,他的弟弟小明被带回家之后,同样天天在家里“大闹天宫”,执意要回武汉做“项目”。家人每天寸步不移地看着他们,感到都要被拖垮了。

      亲人深陷传销,毕竟应该怎么办,才干让他们重返正常生活?对此,武汉晚报记者采访了武汉理工大学心理学专家何放勋、有9年反传销工作经验的志愿者叶某和武汉市打传办工作人员。他们从心理学角度和实际工作方面,给出了一些建议。

      [药方一]

      分析:武汉理工大学心理学专家何放勋介绍,参加传销者有较强的金钱欲望,被传销组织者当做弱点利用,利用心理学技能,通过煽动性的语言,借助其他成员共同营造“打鸡血”的气氛,参与者在封锁的环境中感触到尊重和认可,他的感性防御和道德意识逐渐被捣毁,在盲从中对所从事的事件产生坚决的信任。

      参加传销者持续数十天被重复地进行“思维描绘”,已经形成了思维惯性,完成了自我催眠。在这种心理状态下,即便被解救回家,已经形成的固定认知短时间内难以被摧垮。

      何放勋建议:家属要换位思考,去了解被解救者的心理状态,防止“正面进攻”。通过拐弯抹脚的迂回方式,伪装无意中聊到一件事,比如身边的哪个朋友曾经做过相似的事,成果损失了钱财,还耽误了青春。哪怕是在新闻中看到的故事,加工成身边朋友的事,让他在无意中听到。

      何放勋介绍,如果家属每天只是“短兵相接”地重复告诉被解救者传销的危害,反而会激发抗衡情绪。

      [药方二]

      让其做感兴趣的事

      剖析:刚从传销组织被解救回家,被解救者的思维还被传销组织者灌输的实践填充着,家人能够寻找其余事物,来填充他的生活和思维,让被解救者无意识中从传销的思维中剥离。

      何放勋建议:比方他感兴趣的游戏、书籍、运动,陪着他做喜欢做的工作。庄稼地里杂草长多了,光靠除草不行,还要种上庄稼,庄稼长好了,杂草的生存空间就没有了。何放勋说,在割断被解救者与传销组织的通信联系之后,还要在心理上堵截与传销相关的联系,通过一定时间,可以将其带回正常的生活轨迹。

    传销组织用于洗脑的“话术脚本”

      [药方三]

      用亲情绪化他

      分析:反传销志愿者叶某告诉记者,他在2004年被熟人拉进传销组织,两年时间做到“老总”级别,一共“坑”了28个亲朋挚友。9年前,他才组织了反传销志愿者团队,解救传销参与者。“传销组织会进行反洗脑培训,好比给成员看打击传销的新闻,告诉成员这是国家宏观调控,是为了掌握参与人数,为了淘汰掉不及格的成员”。

      反传销志愿者提议:在传销人员被解救回家的前三天,不要跟他提起“传销”之类的字眼,不要通过扣押手机、身份证的方式解决问题。这些行为在传销组织内部已经预演过,容易让被解救者发生抵触情感。

      “传销人员往往以亲情胁迫家人,家人可以反过来利用亲情来劝解。让他感想到家人真诚的、适可而止的关怀。谈的时候让他感觉到尊敬,感觉到你对他所说的‘项目’在当真懂得,在此基本上才提出了反对意见。”叶某表示,有些家人会采用下跪、痛哭的方式给被解救者施压,但这些方法对有些被解救者无效,并且一次失效之后,会让他更加无法无天。

      “遇到绝食、跳楼威胁,要沉着处置,不能完全妥协,但也不能强硬谢绝,可以磋商一些缓冲、折中的计划,在保障其平安的情形下,再利用亲情劝解。”叶某介绍,在从业经验中,如果有效利用亲情,亲人、朋友的劝解比生疏人参与劝解更容易胜利。

      [药方四]

      了解传销套路,理性说服

      反传销志愿者倡议:家人要做作业,通过媒体报道、网络上的传销揭秘,了解传销的运作方式,找到其中破绽,然后通过适合的人,用合适的方式与被解救者交换,让其清楚传销那一套是行不通的。

      “以‘1040工程’为例,家人至少要了解这套传销模式的运作模式,包含内部所谓提升机制,掌握一些术语。许多从传销脱离出来的人,在网上揭穿过大批内容,家属可以找来看。你跟他谈的时候,不至于让他认为你什么都不知道,凭什么来谈。”叶某说,目前每种传销模式,都是新人参与,拉够一定人数就可以进级为金字塔最顶尖“老总”,就可以赚到传销组织者许诺的巨额资金。实际上,只要研究过模式,就能发现要想赚到那些钱,需要拉进来的人数至少超过2000人。

      “你问他,让他算一下,凭他把家里的亲戚朋友拉进去,再让这些亲戚朋友发展下线,能不能凑到2000人。”叶某表示,找到传销模式的荒谬,被解救者天然会产活泼摇。

      [药方五]

      和他一起读读法院裁决书

      分析:武汉市打传办工作人员介绍,参与传销的人,以为媒体报道的打击传销行动,是国家宏观调控,产生自我麻木效果,家眷的劝告起不到效果。

      打传办建议:家属可以带着他到辖区公安部门、打传办,国家工作人员在办公的地方,通过真实的法律、政策和大量案例,通过实际工作经验让他信服。目前不少法院都判决过传销相关的案件,在判决书中详细介绍了详细案件中的传销模式。

      “也可以通过网络,或到最高人民法院官网搜寻传销相关的判决文书,看看那些人被判了多少年,让他自己心里掂量掂量,所谓的项目是不是有国家支持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这些判决书会让他们意识到从事传销运动并不像组织者所说的“关两天就放出来”。

      “有些人因为交了钱,不愿意承认从事的是传销,自我回避,希望在里边把损失赚回来再脱身。”工作职员介绍,这实在是赌徒心理,实际上假如通过传销组织“赚”到数万元钱,有可能就已经形成组织传销罪,会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    文/记者石伟 图/记者肖僖  

    友情链接

?